邵丽:无以言说的恐惧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2-26 浏览次数:

  
 

   简直像看一部穿越剧,十七年前我来北京出差,正赶上披露非典疫情。

  
 

   十七年后,想趁着春节放假躲到北京女儿家中安静写点儿东西。

  
 

   在郑州上高铁还尚无意识,到了北京西站,发现似如临大敌一样紧张,这才知道疫情已经是如此严重。

  
 

   不过,令人悲哀的是,十七年里的两场疫情,好像是一个剧本演了两次,还是那些演员,还是那些套路,还是那些话语——真的,几乎连台词都没怎么变。 这事儿认真想想,确实让人恐惧不已。

  
 

   到底是人算不如天算呢,还是被信息化裹挟的我们失去了基本的认知能力?我也相信,在举国体制之下,疫情很快就会得到控制,迅速取得的成绩会演化成一场新的狂欢。

  
 

   但是,如果不能痛定思痛,从这些灾难里悟出点什么,那么我们所有的牺牲都会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网上很多人在高呼多难兴邦。

  
 

   当然这是一个很能鼓励士气的正能量口号,多难兴邦也固然是一个民族百折不挠的精神支点,但如果以此大而化之,就是对生命麻木的藐视,甚至可以说是极端不负责任。

  
 

   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是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灾难兴盛起来的。

  
 

   在疫病中,那些无奈而疲惫的底层人民,那些死去的无辜者,那些支离破碎的家庭,都不是冰冷的数字所能掩盖的;为防治和预防疫病所投入的极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也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那是人民的财富。 更重要的是,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融入国际社会的所有努力,都有可能付之一炬。

  
 

   这些显形或者隐形的损失,是很难很难计算的。 再一个就是很多人在说敬畏之心,那么我想多问一句,敬畏什么呢?仅仅是不吃野生动物、多通风勤洗手什么的那么简单吗?古人所言:“圣人畏微,愚人畏明”——智者对极小的事情都会保持敬畏,而愚蠢的人只会大难来时各自飞。

  
 

   而把这种细微的敬畏落实到日常的行为中,应该是我们一辈子的修行。 真正的敬畏其实是对自己的谦抑,对别人的尊重,以不给别人带来不便为准则。 过去随作家代表团出访,感受最深的是西方国家的排队。 现在国内很多地方也养成了排队的习惯,但是跟西方比起来有一个难以忽视的细节,那就是人与人之间至少留有一米的距离。

  
 

   甚至可以说,那一米的距离,就是我们与世界的距离。 一米开外,且不说很难传染疫病,就是个人的隐私,也得到了有效的保护。 免于恐惧是从看到真相和未来的希望开始的。 两次重大疫情,暴露了当今社会存在的极大漏洞。

  
 

   但这些并不可怕,只要我们着手改进,即使是从细微末节处着手,也能推进整个社会的巨大进步。

  
 

   不能白白经过一场非典,又白白经过一场新型肺炎。 毕竟对整体百分之一的灾难,落实到个人头上,则是百分之百。 2011年3月,日本发生千年一遇的大地震,其破坏力相当于20多个汶川地震,但死亡人数不足2万人。

  
 

   有记者问著名导演北野武,汶川地震死了8万人,日本只死了2万人。

  
 

   是不是日本比汶川做的要好?北野武答道:“如果您将这场灾难简单视为‘2万人丧生的事件’,那么您根本不会理解受害者。 然后,再只从数字上来对比,说似乎比死了8万多人的中国四川大地震更好,这是对死者的亵渎!人的性命不该说是二万分之一,或八万分之一,它的意思是,有一个人死了这件事,发生了2万次!”。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